您现在的位置: 顺昌县纪委监察局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廉政文化

我的家风故事之 母亲的传家宝

 来源:顺昌县纪委监察局网站   浏览次数:   发布时间:2017-04-28   字体大小:[大][中][小]

   

 家风重传承,一辈做、一辈看,一辈讲、一辈听,一辈跟着一辈学,一辈一辈传家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——题记

母亲的“传家宝”不是金银细软,珠宝玉器,而是母亲的勤劳善良,处事风格,言传身教,精神信仰。母亲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,作为80后或者90后的我们,永远不懂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。在那个“生产队赚工分”的岁月,母亲硬是顶着压力,艰难的念完初中,考上了中专。对农村孩子来说,当时能考上中专就是跳进了龙门,但是因为家庭贫寒,兄弟姐妹多,母亲作为家里的长女,要继续念书只能是奢望了。1980年,17岁的母亲含泪告别了挚爱的学业,扛起锄头,在村里的生产队里当整劳力干,母亲能干,跟男人一样干活赚工分。

1984年,母亲嫁给父亲。父亲家贫,母亲跟父亲勤劳能干,节衣缩食,撑起我们这个家。父亲是泥水匠,每次出工,都要十天半个月才回来,母亲担负起家里的大小事,她除了照顾我们姐弟仨,还要赚钱贴补家用。母亲学会了裁缝衣服,晚上就接单帮人做衣服,后来裁缝辉煌不再,逐渐没落了。母亲寻找新的谋生技能,她买来面条机,起早贪黑学习和研究,终于练就了一身“面条功夫”,成了镇上的“面条品牌”,在长达十几年的时光里,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经济来源,我们姐弟仨也练就了一身“面条功夫”。勤劳的父母做了很多工作,制作木耳菌种、批发饲料,起早贪黑。母亲常说,这个家是我们的,每个人都要为家里尽力,她的言传身教也影响着我们姐弟仨,课余时间,我们仨帮忙父母插秧、收稻子、做面条、制作木耳菌种……为我们这个家添一分力,也让我们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

母亲十分重视教育,她常说:只有读书才能跳出“农门”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在上世纪90年代,学费十分昂贵,特别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供三个孩子念书十分艰难,而勤劳母亲提供着一个家的物质温暖和精神图腾,她像我们的“后勤部长”,保障我们姐弟仨在学习上的“冲锋陷阵”。母亲每天四点起床打面条,供应镇上预定好的早点店。她即使再忙,也要给我们仨每人煮一个鸡蛋,并给我们定了那个年代十分“稀罕”的牛奶,订阅精神食粮——作文杂志等。母亲的付出换来了一张张奖状,也换来了大学生、研究生,改变了我们的命运。

母亲的传家宝是日常生活礼仪,母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教我们,要懂礼貌,见了长辈要主动叫人;去别人家,不能坐在人家的床上;吃饭不能“喳嘴巴”,手要扶着碗;女孩子出去玩,不能随意在别人家过夜;坐要有坐样,站也要有站样。虽然母亲说的都是老生常谈的事,但是对于我来说都是宝贵的传家宝,受益终生。

母亲常说,活到老,学到老,要学会苦中作乐,她在辛苦的劳作中寻找她的爱好。上世纪90年代,织毛衣流行起来,母亲好学,买来织毛衣的书籍自学,母亲织的毛衣既时尚又好看,看到喜欢的花样,她总是忍不住追问,一边织一边学,直到学成功才满心欢喜。母亲在空闲的时候,扯上几块布,用她的裁缝手艺给我们仨做衣服,母亲的手艺了得,经常被称赞比买的还好看,老家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书籍和毛衣,这些都是母亲的“非物质传家宝”,也是我的传家宝。

母亲教我要做个“大”女人,遇事不要抱怨,一切靠自己,有时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回家跟她抱怨,她总是说:“你觉得自己吃亏了吗?吃一见长一智,其实你是赚了!”当年我高考落榜,闷闷不乐,母亲总是开导我:“高考只是你的一个小小的经历,落榜可以复读再考,也可以念普通的大学,这都在于你怎么想,你怎么做,没有过不去的坎!”母亲给我建立的“大”是格局、是信念、是能力,不管世界如何变化,人生境遇如何起伏,我始终相信,不抱怨,一切靠自己。

母亲的传家宝传给了我,也是我家庭生生不息的精神脉络,并融进我的血脉里。每当我畏人言、抱怨、无所适从的时候,母亲的传家宝都能让我守住初心,继续前行。(谢淑娟  洋墩乡党委)

版权所有 中共顺昌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顺昌县监察局 [闽ICP备号]
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